对话毒舌电影创始人何君:我们如何在抖音一年做到1.4亿粉丝?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1-01-12 08:44  点击:
“我们一年单单一个账号就拿到了4700万粉,成了抖音的第五大号,光抖音一个平台,签约+自营账号加起来是1.4亿用户。当体量非常大了之后,你会发现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但在做影

  “我们一年单单一个账号就拿到了4700万粉,成了抖音的第五大号,光抖音一个平台,签约+自营账号加起来是1.4亿用户。当体量非常大了之后,你会发现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但在做影评时,我们依然保持着自己的客观。”

  毒舌电影创始人何君在接受蓝鲸财经记者采访时说道。

  从图文时代的超级IP到短视频的垂直大V,从探索产业上游到全力靠近用户,毒舌电影是如何在抖音做到1.4亿粉丝的?过去一年里又有哪些商业模式上的新尝试?在文娱行业毒舌又面临了哪些挑战和机遇?

  对此,蓝鲸财经与毒舌电影创始人何君进行了一次对话。

  当一篇影评可以影响一两亿票房

  在一众垂直领域账号中,“毒舌电影”是无论如何都绕不过去的话题。“坚持原创,只说真话”是毒舌电影的slogan,一直以来,“毒Sir”也凭借着人格化的形象,犀利的点评,尖锐的视角深入人心。

  然而近两年来,部分网友评价毒舌电影不再那么“毒舌”了,对其“恰饭”的质疑时有发生。

  何君表示,“我们最早对于产业是非常隔岸观火的状态,我们完全身处在影视之中,以影迷的角度去看待作品好坏。”

  当粉丝渐多、体量变大,坊间传闻毒舌电影的一篇影评可以影响一两亿的票房,何君和团队开始思考自己话语的分量。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保持客观的同时,毒舌电影尝试在影评里加入更多视角。作为头部影评创作者,何君认为他们对行业是有使命感、责任感的。

  推荐好电影,是毒舌电影的价值之一。推荐作品的影评中,不乏毒舌与片方的合作,而拒绝掉的,据何君透露有现在合作的N倍之多,“(用户)体量大了,你就没法置身事外,抛开行业现状聊作品,所以你只能选择和谁站在一起,帮助更多好的创作者,把作品推到用户面前,从而推动行业的发展。”

  何君直言,近年来行业进步有目共睹,每年票房中超过一半是国产片贡献的。不是毒舌不毒了,是好作品变多了。毒舌电影并不以毒舌哗众取众,真实依旧是毒舌电影的坚守。

  用户规模抖音前5

  毒舌如何在一年里做到1.4亿粉丝?

  2019年底,毒舌入局抖音,彼时电影大号已在抖音成厮杀之势。

  历时一年,“毒舌电影”单一账号做到了4700万粉丝,用户规模在单一账号中排名第五,排在前面的是人民日报等央媒。何君透露,实际上毒舌从2017年起就已经开始探索短视频,去年底正式成立了毒舌电影抖音团队。

  从最早夹叙夹议讲解电影到专注讲好故事,几次摸索试错后,毒舌确定了如今三个视频讲解一部电影主要情节的风格。毒舌的选题有一个核心的点,就是在热门事件时创作跟热点相关的内容,比如疫情期间做的埃博拉病毒动画片的拉片。对于内容创作公式,何君并不讳言,开篇30秒悬念,有兴奋点,中间不要线索过多,要不停反转,结尾上点价值——这就是毒舌的秘笈。

  图文年代,毒舌已经逐步了解观众的喜好,短视频化之后用户增长迅猛也有此原因。好的内容没有变,变的是表达形式。

  至于为什么粉丝增长速度如此之快,很重要一点原因是,毒舌抓住了表达形式变化的窗口期。何君在演讲中提到以低幼族、银发族、低学历人群为主的新增网民,她将其定义为Video First或者叫Video Only。

  此类人群上网后会更倾向于靠短视频获取信息,而影视题材则是最受欢迎的题材中男女通吃、老少咸宜的。毒舌在抖音也做了矩阵家族号,自营账号加上签约的MCN,毒舌电影在整个抖音平台上的用户有1.4个亿。影视、解说、拉片在短视频领域的消费体量巨大,且还有待开发。

  从反哺产业上游到全力靠近用户

  过去几年里,毒舌电影接连尝试向产业上游延伸,探索电影生产、放映和发行。

  毒舌电影设立了“好家伙基金”投资网大,并提出了“反向定制”的概念,以用户倒推行业发展,即利用用户数据为影迷定制电影,扶持新人导演孵化好的内容。这其中包括做小众艺术片众筹放映的“好片院线”、投资和出品影片等。

  然而何君直言,反向定制过于理想主义,毒舌关于产业链探索的一些探索都失败了。

  以孵化优秀创作者为例,毒舌不是专业做基金的,能够支持的钱款有限;此外项目管理的过程也十分复杂,并有非优秀的剧本就可以做出好的影视作品。投资也非毒舌强项,何君认为他们还没有能力为一个没有完成的片子背书。很多客观原因导致用户想在好的时段好的影院看到一个所谓的好片是非常难的事,比如好片太少,比如排片太难。因此一年尝试过后,“好片院线”项目同样被喊停。

  而在此过程中,毒舌观影团却成长起来,并留了下来。那时毒舌一直让影迷聚集起来看电影,在全国200多个城市建了社群,在70多个城市组织过线下观影活动,基本覆盖了中国的一二线城市。这是一笔巨大的宝藏。

  何君表示,做了很多尝试之后,她和团队发现毒舌真正擅长的是跟用户贴得更近的下游这一侧,在宣传这一侧。何君认为,毒舌有能力也有责任协助好作品获得更多人的认知。

  她谈到本月上映的《棒!少年》,“我们昨天刚刚推了一个片子就是《棒!少年》,纯粹是为爱发电,我们就觉得很好,值得推荐,不光我们在内容上推荐,我们还会做观影团,引导更多人去电影院,虽然它现在排片真的是很让人焦虑了,但是我们还是希望力所能及的让更多人了解它,看到它。”

  除了推荐好电影,毒舌电影还开辟了更多服务用户的项目,比如涉足知识付费。何君表示,很多订阅毒舌电影公众号的年轻人都是准备影视考研的,他们有极大的需求获取专业信息。影视考研这条赛道是毒舌接下来会努力跟进的方向。

  除此之外,毒舌还在做更多产业化的努力。何君说:“实际上我们有一个产品叫Sir电影私塾,Sir电影私塾是针对整个B端、C端用户一起做的,里面既有B端的考研党,还有C端的影迷的。比如说我们请过杨超导演来讲电影赏析,还请过张颂文老师来讲演技,甚至请过Angelababy的化妆师春楠老师来教化妆。其实不准备成为从业者的人也可以听听课程,所以整个Sir电影私塾就是针对所有用户的,是提升生活方式中的审美,拓展你的人生宽度的。我们依然站在影迷当中,只是我们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产业链,所以在产业链里面做一些事。”

  何君表示,毒舌是一家追求极致的公司。挑战和机遇共存的文娱行业,毒舌显然还有更远的路要走,也有足够的野心走下去。她说:“我们的思路就是这样,做一件事情为什么不做头部呢?”

 

    有帮助
    (1)
    100%
    没帮助
    (0)
    0%

    Powered by 通化市小四能源企业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 版权所有